中國水產頻道,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中國水產頻道 | 網聚全球水產華人

 找回密碼
 注冊

4月23尼克斯vs老鹰:大家在討論三文魚病害時,討論的是什么?三文魚真的不能吃嗎?

尼克斯vs灰熊 www.tlnha.club 2019-6-9 21:15| 發布者: 御城雪| 查看: 26877| 評論: 0|原作者: 獸醫西蒙|來自: 海鮮指南

摘要: 中國水產頻道原創報道,大西洋鮭病害是怎么發生的?危害如何?如何防治?感染了病害的魚如果流通到市場,能吃嗎?今天一起來系統聊一聊。
  尼克斯vs灰熊原創報道,

  大西洋鮭病害是怎么發生的?危害如何?如何防治?感染了病害的魚如果流通到市場,能吃嗎?今天一起來系統聊一聊。
  
  作者:獸醫西蒙
  *本文系海鮮指南(seafood-guide)獨家約稿,未經授權謝絕轉載。
  
  在尼克斯vs灰熊養殖技術日趨成熟的今天,養殖水產品已經成為人們優質蛋白質的主要來源。而這其中,三文魚可以稱得上是明星產品,其優質的營養、誘人的外觀以及高昂的售價,一直是高檔水產品的代表。
  


  三文魚,學名大西洋鮭(Salmo salar),2017年全球大西洋鮭總產量226.3萬噸,成為“(全球)菜籃子”海產品消費主流。穩定的苗種供應、成熟的網箱養殖流程和樂觀的國際市場價格,全球大西洋鮭市場也成就了像Marine Harvest(美威集團)、Cermaq(賽馬克)、Leroy(萊瑞海產)等這樣的水產巨頭,但市場行情背后不時會爆出產量和價格波動,背后的關鍵因子就是今天要講的主角——大西洋鮭病害。
  


  先來看一組關于大西洋病害的數據:
  
  2008-2009年,智利養殖的大西洋大西洋鮭大面積爆發ISA(傳染性大西洋鮭敗血癥),該魚病造成2009年-2011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減產60%以上,從而造成全球養殖大西洋大西洋鮭供應緊張。
  
  2016年3月2日報道,數天之內,有毒藻類水華導致智利國內體重1.5-2.5Kg的八百萬大西洋鮭死亡,隨后死亡數不斷增加,最終統計約導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死亡數量高達2660萬尾,大約103298噸。消息一出震驚世界,也導致各大大西洋鮭企業估價大跌,大西洋鮭國際價格上漲。
  
  2017年5月16日報導,挪威國家食品安全局在大西洋鮭養殖密集的哈當厄爾峽灣地區發現非常嚴重的疫情,傳染性大西洋鮭貧血?。↖LA)影響到20萬條大西洋鮭。
  
  2014年9月,因ISA傳播擔憂,中國禁止最大大西洋鮭出口國挪威的冰鮮大西洋鮭進口,對挪威大西洋鮭市場造成巨大沖擊。直至今年才逐漸緩、解禁。
  
  2018年初,加拿大新斯科舍省2個陸基養殖場爆發了傳染性大西洋鮭貧血癥(ISA),約有60萬條大西洋鮭因ISA死亡。
  

  智利兩次大規模病害造成的產量下降
  
  觸目驚心的數字、勁爆的新聞標題不時充斥著各大頭條,那么,大西洋鮭病害是怎么發生的?危害如何?如何防治?感染了病害的魚如果流通到市場,能吃嗎?今天一起來系統聊一聊。
  


  大西洋鮭病害的前世今生
  
  人有生老病死,動物也不例外。養殖的過程伴隨著疾病的發生,是生產過程的???,如果有效預防和治療是每一個養殖從業者的職責。從上世紀60年代挪威首次開始人工養殖大西洋鮭開始,病害即隨之而來,隨著養殖規模不斷擴大,可發現的病害種類越來越多,所造成的損失也越來越大。
  
  細菌病
  
  提到大西洋鮭病害,首先必須介紹這個因其行為而命名的細菌:殺鮭氣單胞菌。
  
  其會引起大西洋鮭體表出現癤瘡,腹腔內臟出血點等癥狀,因此稱之為“大西洋鮭癤瘡病”,在初始的養殖階段,殺鮭菌損失嚴重,挪威等養殖主產地經過大量投放抗生素的階段后,耐藥性的產生使得治療窮途末路,但好在科技的發展帶來了福音,特異性的疫苗出現了,使得該疾病得以解決。其他的細菌性病害,像弧菌病、耶爾森氏菌病等細菌病,均已通過注射疫苗的方式得到了有效解決。
  


  寄生蟲病
  
  跟野生大西洋鮭相比,人工養殖尤其是陸基室內養殖的大西洋鮭,其受寄生蟲的傳播風險已經大大降低。對于遍布全球各大冷水海域的大西洋鮭網箱養殖來說,處在開放式環境中仍然會受到寄生蟲的攻擊,當前大西洋鮭最大的寄生蟲病害即是“海虱”。
  
  海虱是魚虱科的一種小蟲子,廣泛分布于各大沿海海域,而因大西洋鮭養殖集中在近海海域,所以也成為了它攻擊的主要目標。
  
  對于剛降海的幼鮭(100-200g)死亡率達到25%,初始階段使用殺蟲藥物治療,使用海參斑等魚啃食,甚至應用激光,精準制導來清除。
  
  但是,越來越嚴重的病害逼得大西洋鮭養殖者們開始“逃亡”,遠離近海、遠離海虱的生存區域,向深海進發,這樣深海網箱、遠海養殖,躲避海虱的侵害,形成了未來的主流。
  




  病毒病
  
  病毒病是最難纏的對手,其發病急、死亡率高、無特效藥物,一旦發生只能坐以待斃。
  
  大西洋鮭的病毒包括IPN、IHN、ISA、PD等,苗期和成魚大量死亡,死亡率高,損失大。疫苗效果不佳,但通過野生種篩選抗病毒基因的分子育種技術,大幅度降低了死亡量,IPN已基本得到解決,而其他的病毒攻克仍然任重道遠,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ISA和PD。
  
  ISA,即傳染性大西洋鮭貧血癥(infectious salmon anaemia),對挪威魚類養殖業來說是最損害經濟的一種的疾病。它是由海洋性正粘病毒(Orthomyxovirus)引起的,跟流感病毒屬于同一家族,也被稱為大西洋鮭里的“埃博拉”,談”?!吧?,也對大西洋鮭銷售市場造成不小的恐慌和沖擊。
  

  ISAV病毒顆粒
  
  該病于1984年在挪威首次公開報道,但此后在加拿大、美國、法羅群島、愛爾蘭和蘇格蘭報道,1998-1999年蘇格蘭爆發ISA被成功消滅。
  
  目前,大西洋大西洋鮭是唯一已知發生臨床疾病的易感物種,但ISA病毒可以在虹鱒魚(Oncorhynchus mykiss)和海鱒(Salmo trutta L.)中復制。
  
  在挪威,淡水農場偶爾會報告ISA病例,但通常在使用部分海水的孵化場中報告。絕大多數ISA情況發生在海水中的養殖魚類中。
  
  2008-2009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大面積爆發ISA,造成2009-2011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減產60%以上;2016年智利有毒藻類水華事件導致2660萬尾大西洋鮭死亡,官方報道是因厄爾尼諾氣候導致的逐步高溫,而據業內人士分析說其是為了躲避ISA污染海域而將網箱移向更靠近赤道的海域,水溫高導致藻類繁殖加快,激發了該事件的發生。
  
  ISA除了在各大養殖場興風作浪造成嚴重損失以外,也引起了各大消費地區對于病害傳播的恐慌。
  
  2014年9月,據報道,挪威食品安全表示,中國方面將對挪威整條挪威大西洋鮭發布禁令,直到中國進口商能夠證明進口的大西洋鮭沒有具傳染性大西洋鮭貧血癥(ISA)病毒以及該病毒的其他變種,才會考慮解禁。直至今年才慢慢解禁。對于挪威大西洋鮭是大損失,使得智利、法羅群島、蘇格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產區迅速瓜分了中國市場的大部分份額。
  
  PD,即鮭魚胰腺病或昏睡?。≒ancreas Disease),由鮭魚甲病毒引起,易感宿主包括大西洋鮭和虹鱒。PD自1976年在蘇格蘭首次發現以來,已擴散至各大三文魚主產區,且陸續發現了6種基因型,其致病力、易感性、流行區域均各不相同,也導致疾病防控的難度增加。
  
  鮭魚甲病毒在大西洋鮭和虹鱒的各生長階段均可發病,受感染魚一般食欲減退、昏睡,無法保持平衡,螺旋或繞圈游動,有時出現急性死亡,最高致死率高達48%。
  
  鮭魚胰腺病雖然比ISA風頭小了不少,但對于各個養殖者來說,是切膚之痛,其導致死亡率和飼料成本的大幅增加,生產利潤的大幅下滑,與ISA相同的是,國際防疫政策也因PD導致挪威三文魚的禁運,比如中國政府針對挪威部分地區向中國出口的鮭魚產品必須提供PD證明(不含胰腺疾病的證明)及非ISA疾病證明。
  


  病害對市場的影響:產量降低、價格升高
  
  烈性傳染病的爆發,更多是對于全球大西洋鮭產量的影響,繼而推動了世界范圍內大西洋鮭價格的劇烈波動,對于大西洋鮭產業從業者而言影響更為緊密。
  
  智利產區因爆發ISA(傳染性大西洋鮭敗血癥)造成2009-2011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減產60%以上,從而導致全球養殖大西洋大西洋鮭供應緊張。2016年有毒藻類水華導致智利養殖大西洋鮭死亡數量高達2660萬尾,也導致各家大西洋鮭企業估價大跌,大西洋鮭國際價格上漲。
  


  沒有證據表明食用病毒致死魚會染病
  
  對消費者而言,水產養殖是距離自己生活較遠的行業,因大多數大西洋鮭均是冰鮮或凍品進口,消費者沒有見過活體大西洋鮭和養殖場,對于病害的發生更是知之甚少,也因為此,原先已繃緊食品安全神經的國人更容易因風吹草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談及水產品病害時,大家關心的更多是魚感染的病毒、細菌和寄生蟲,我吃了會不會生???尤其記憶深刻的是2014年一篇名為《魚類“埃博拉”威脅水產養殖,整條挪威大西洋鮭出口中國被禁》的新聞報道“大西洋鮭也會感染上類似埃博拉的病毒”,文章是將魚類感染ISA病毒比作人類感染“埃博拉”。
  
  然而,新聞傳播卻變了味,在微博、微信的傳播中,一些文章甚至直接打題為“食用挪威大西洋鮭會染埃博拉”“大西洋鮭也有埃博拉”導致“大西洋鮭”在消費者中引起了巨大恐慌,市場銷量下降。那么,大西洋鮭養殖過程中感染病毒、細菌或寄生蟲對于終端消費者到底有沒有危害呢?
  
  一般來說,分類學越相近的物種,其受到某一病原體侵染的關聯性更高,即對于某一類病原體,受感動物的親緣關系越近,越易感,比如SARS、H7N9等人畜共患、人禽共患的病原體,比較常見。
  


  而由于人與魚的物種親緣關系較遠,因而很少有病原體會“人魚共患”,因而目前對于幾乎所有的魚類疾病,尤其是病毒類疾病,都不會傳染給人類,也不會對人類健康產生任何不利影響。在大西洋鮭中易感、易傳播的病毒只在大西洋鮭之間傳播,不會傳染給接觸病毒的養殖人,也沒有證據表明食用病毒致死魚會染病。
  


  在中日韓等有生食魚類刺身的悠久飲食傳統的地區,寄生蟲病的確是需要尤為注意的,但海水環境的天然優勢排除了大部分對人類危害大的寄生蟲,即使常見的海獸異尖線蟲,也因無法在人體內完成世代周期而無法完成寄生。而“大明星”海虱更僅在大西洋鮭體表吸血而沒有傳染性,更不可能被吃入口中。
  
  在大多數大西洋鮭養殖地區,養殖場-加工廠的生產模式,讓病死魚和染病魚流入市場的可能性降低為零,而食品安全管理的法規監督與企業自檢更是為大西洋鮭食品安全加上了層層保障。
  
  大西洋鮭養殖主產區對于病死魚的處理有著嚴格的法律規定和操作流程,一般因病原疾病致死的魚體需經生石灰掩埋或焚燒的無害化處理銷毀,而非病原性死亡如缺氧或水華導致死亡,在評估安全性之后,可做成魚粉。以挪威大西洋鮭為例,依據國際法規,任何關于挪威大西洋鮭品質和食用安全性的警報都會立即上報到挪威當局和國際組織。
  
  從國家防疫層面講,為了切斷疫區來源的魚可能攜帶的病原體對本國養殖業的危害,需要嚴控進口檢疫;但從食品安全的角度講,是完全可以放心食用的。因而對于業者而言,面對此類事件,不應過分恐慌,需要做的是更早、及時獲取信息,從而在備貨和銷售上做到提前量,以降低市場風險。
  
  病害怎么辦?養殖環境封閉可控、最大限度降低外源病原體傳播的新型養殖模式正成為市場新寵
  

  挪威大西洋鮭產量和抗生素使用量的比較
  
  可見,從90年代中期,抗生素使用量斷崖式下跌,而產量卻增長了9倍,這歸功于疫苗的研制成功以及天然抗病毒家系分子育種技術的成功應用,昔日“勁頭十足”的病害大佬們一個接一個的被消滅,弧菌病、癤瘡病、耶爾森氏菌病病、IPN、PD……
  



  科技的投入減少了抗生素的使用,大大降低了養殖生產成本和食品安全管理成本,最終將健康放心的大西洋鮭推向了市場。
  


  在大西洋鮭養殖過程中,人類與疾病的對抗手段不斷更迭與進步。挪威經歷了數十年的斗爭史,最終得益于其嚴格的養殖管理措施、對疫苗技術的不斷追求和可持續養殖體系的堅決貫徹,將在未來繼續牢牢占據全球大西洋大西洋鮭養殖第一名的位置,并通過持續地營銷活動,不斷推動全球大西洋鮭消費的增長。
  
  與此同時,現代漁業不斷有新的技術投入,相對海水網箱的開放式養殖環境而言,養殖環境封閉可控、最大限度降低外源病原體傳播的新型養殖模式正成為市場新寵,陸基循環水RAS、封閉式養殖工船等模式,依靠其自身高效率、高可控的優勢,將病害傳播的威脅降低到最低,結合疫苗和分子選育技術的應用,查漏補缺,健全每個生產環節,相信養殖業的穩定性不再是一句空話。

轉載聲明

1、本網站所有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水產前沿”的文字、圖片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于中國水產頻道原創(獨家)所有,非經授權,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不得轉載,授權轉載時須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

2、本網所有轉載文章系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確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

3、如需轉載本網非原創(獨家)文章,同樣建議注明該文章的出處和作者信息。

掃描二維碼手機閱讀

最新評論

微博互動

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的所有作品,均為中國水產頻道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水產頻道”。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水產頻道)”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15天內來電或來函與中國水產頻道聯系。聯系方式:020-85595682。

手機端每日水產新聞
水產行業在線交流
水產圖片新聞
水產會訊
水產價格行情
水產行業招聘
水產養殖池塘出租轉讓
水產前沿雜志訂閱
河北漁業期刊
回頂部